Some thing
2019/7/20 - 2019/8/30

創作自述|黃冠鈞

工業科技的發展下,「透明」的存在,是「繪畫」實現獨立的自身一大關鍵之一。「繪畫」 將對象或對象物(具象、抽象、概念),設為描繪(重複)的原始目的時,那繪畫自身成為被描 繪的對象也就不是不可能的。同時,當繪畫成為獨立的自身存在後,「繪畫」作為顯現現實生活 的一部分的方式之一,也因「繪畫」可以完全塑造一個與現實相背而馳的世界觀,才有更多不可 被預測的實體和概念,可以被形塑出來。 對筆者而言,使用繪畫作為一個轉化的過程,是緩慢的。也正因為這樣的緩慢,更能讓筆者 自身觀察到,更多生活周遭細微的差異,與繪畫自身中可以觀看到有趣的something。此次的展 覽,綜合了筆者兩年間從「繪畫」中得到的細微觀察與反思,透過這次別於以往的空間展出,讓 前來參觀的人,可以慢慢的、輕鬆的感受,一個曾經不存在但存在的一部小品。


現地製作計畫:「時空間隔」

對象:視場地而定

主要用具:紙膠、筆、顏料、水、養生膠帶

記錄用具:攝影機(縮時攝影)、腳架、時鐘、計時器(手機)

天氣:a sunny day

所需時間:1 or 2 days

內容概要: 「繪畫」成為自身後,繪畫內所表達的虛和實都能成為實的狀態下,也許,時空淺在的變化, 能透過物與繪畫之間的對話中讀到?

藉由光影帶來的短暫時間,透過非科技式的繪畫,「重複」時空曾經的存在。被「重複」出 的虛物(原非實際存在的狀態,是為曾在),因創作者(證人)透過繪畫,記載了原本非實質存 在的時間軌跡,使其成為繪畫實質的存在。觀者所看到的虛物(曾在),是從時空之間的間隔得 到的厚度,並非虛物原有的體態。

而此虛物(曾在)又如何以實質狀態被觀察?就讓觀者透過創作者的轉化,體驗一次物與時 空與光影帶來的生活厚度吧。